国务院发最严“禁补令” 中小培训机构面临挑战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2018-08-29 1664人阅读

本报记者 张毅报道

今年,校外培训机构迎来了“最严整治年”。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校外培训发展首次细化、明确了多条管理要求。《意见》更被业内看做是史上最严的“禁补令”。

据记者了解,此次《意见》从校外培训的核心环节入手,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特别是学科知识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对培训的内容、时间、班次、进度、形式、宣传、收费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譬如: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域中小学同期进度。校外培训机构营业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

值得一提的是,受《意见》发布的影响,在美国上市的新东方、好未来、朴新教育、精锐教育等校外培训辅导企业股价均出现下跌。实际上,该《意见》已经是今年出台的第四份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业内人士指出,在今年这种“前所未有”的规范力度下,国内教育培训机构很有可能会迎来一轮大清洗。

校外培训再迎规范

“现在哪还有不上课外辅导班的孩子呀?文化课、特长班,很多孩子都报三四个,我们家孩子只报了英语和舞蹈,算很少的了……”家住河南郑州市的宋女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宋女士目前是一位中学的语文教师,虽然知道学生们平时学业负担重,但落实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一技之长,“我不是唯高分论者,给孩子报班只是出于想让孩子不要太偏科,将来有个特长多条路选择就行。不过,我认识的朋友中确实有给孩子报很多辅导班的情况,还是小学每周就要上七八门补习班,孩子那么小怎么受得了?大人的教育焦虑全传导给了孩子。”

现如今,给孩子上课外辅导班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家长们望子成龙的迫切心理让教育培训的大火越烧越旺,家庭进行教育投入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据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数据显现,在生均支出方面,我国东北部地区每年平均支出达到4357元;东部地区每年平均支出为3592元;而中部地区为1970元,西部地区则为1806元。与此同时,农村学生每年校外培训平均支出为419元,而城市学生则高达3710元,为农村学生的近9倍。

“就我个人感受,校外培训机构已经进入无孔不钻的状态。每次孩子在学校考完,就有培训机构打电话来问要不要进培训班。”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但是教育培训机构近年快速增长,背后却是部分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相对混乱、水平不一等问题,因此这次国务院出台的《意见》,正是出于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规范化管理的考量。”

据记者了解,不同于以往,此次《意见》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有了更多细化的要求,譬如:对未经批准登记、违法违规举办的校外培训机构,予以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坚决禁止中小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招生;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等。

“这个文件是第一个从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重要文件,对于构建长效机制、规范培训秩序、维护良好教育生态,特别是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8月2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示。

中小培训机构恐遇生存危机

实际上,国务院这次出台的《意见》是今年内第四次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行为。

早在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严令禁止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

5月28日,教育部则在广州召开全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推进会,全面部署下一阶段专项治理工作,各地都将工作重点放在“校外培训机构摸排整改”上,其中,江苏、上海、浙江校外培训机构排查面已达100%。到了今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全面治理“小学化”乱象,严禁幼儿园、培训机构教授小学课程内容。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像今年这样接连不断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的,未来不少教育机构都将受到影响。

“这个影响应该从两方面来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次的《意见》是利好,但对于中小型培训机构来说,可能更多的还是挑战。”学初教育创始人李宪政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这一点在招聘市场也得到印证,记者在中华英才网、赶集网和招才猫等信息平台看到,市场对于监管的反应很快,提高了招聘的要求,相应地也提高了人才的待遇。

李宪政进一步表示,相较于此前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政策文件,从培训内容、批准准入、监管重点等多个方面看,《意见》对规范标准的制定更为细致,力度也更为强化。根据《意见》,培训机构在培训内容、班次、招生对象、上课时间、收费管理等方面将更加透明化,明确划定了行业不可触碰的“红线”,这有利于规范以往校外培训行业中存在的一些乱象。与此同时,“白名单”“黑名单”制度的设立可以促使广大教育培训机构“自查自省”,不断完善自身的运营体制,有利于教育培训行业未来的合规化发展。

不过,虽然《意见》的出台有助于整个行业的长期良性发展,但短期来看,由于整个行业的准入门槛被提高了,教育机构势必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对于大型教育机构来说,未来其分校建立的难度和运营成本会大大提升;但对于更多的中小型教育机构来说,这次《意见》的出台恐怕会让它们面临更多的生存危机,将有大量机构被淘汰。”李宪政认为,小型培训机构往往成本投入小,多存在运营资质不全、安全卫生不达标、师资力量薄弱等问题,被列入“黑名单”的几率要高得多。而且,此次《意见》中明确在校教师不得在校外辅导机构任职,在资金匮乏无力组建自有师资队伍的情况下,小型机构的生源难以稳定,其生存空间也会被进一步压缩。

回归个性教育本位

“今年国家连出多道文件规范教育培训机构,其实和国家近年来频繁出台的课改政策息息相关。”在李宪政看来,现在中小学教育越来越注重个性教育、素质教育,但是部分教育培训机构却主打“超前培训”“学科竞赛”,过度重视文化课培训,这与国家的课改方向相悖。

另一方面,教育培训行业发展至今,乱收费、学生负担重、培训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也被越来越多地暴露了出来。少年强则国强,教育事关国家未来,《意见》的出台有其重要性和必要性。

而据记者了解,目前各地政府已经纷纷采取措施开展关于校外培训的专项治理行动。譬如:北京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标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已经查处了一批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8月23日曾介绍表示,目前北京市正在同工商和教育相关部门联合治理。海淀区已经开始试行专业独立的执法队伍。通过“拉网式”的全面摸底排查工作,北京市存在的培训机构总数是12919家,其中无证无照的是707家。

“但是寄希望于通过行政力量去过滤所有的行业乱象,力量恐怕还是有限的。”郑州第十一中学的郭老师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校外培训有乱象是因为这个市场太大,想要利用教育牟利的人太多,可是真正催生这个市场的人其实就是学生家长自己。”

对此,李宪政认为,“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样的教育焦虑,如今还是根植于不少家长的心中。大部分家长都有望子成龙的心理,希望孩子在学习上能够有更多的提高;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现实因素,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工作繁忙,无时间无精力甚至无能力辅导孩子,比如说:小学低年级学生下午三四点就放学了,但是大部分家长都还在上班,这就催生了很多“托管”“小饭桌”形式的“辅导班”。

严格来说,校外培训是学校教育的补充,对于满足中小学生选择性学习需求、培育发展兴趣特长、拓展综合素质都有积极作用。但是我们应该理性看待校外培训班的作用,不要把教育机构过度“神化”或者“弱化”,平时还是应该以学校教育为主,课下如有必要再根据学生的真实情况进行个性化教育和安排。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鹤壁网_鹤壁市广播电视台网站)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