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生丨牛得草与豫剧牛派艺术

来源: 编辑:杨剑卫 2019-02-03 953人阅读

“锣鼓喧天齐把道喊,

青纱轿里坐着我七品官。

......

我宁叫南牢的草长满,

不让我的好百姓受屈冤。

......”

豫剧经典剧目《七品芝麻官》熟悉的唱腔,牛派的韵味,优美的旋律,时常在中原大地,尤其是牛派艺术的发源地鹤壁的上空飘荡,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具有“东方卓别林”美誉的牛得草先生,吸纳众长,潜心钻研,勇于实践,创立了牛派表演艺术。

豫剧名丑牛得草在《七品芝麻官》饰演唐成00001.jpg

牛得草的艺术人生

牛得草(1933—1998)原名牛俊国,1933年出生在河南开封一个贫困的长工家庭。幼年时,父亲被国民党无故抓走,冤死狱中。不久,三个哥哥被抓了壮丁。迫于无奈,母亲带着他一路乞讨,来到洧川县(今尉氏县洧川镇),到一个大户人家当佣人,一天忙到晚仍吃不上一顿饱饭。

六岁的牛得草在县城街头流浪,经常混进戏园子听戏,饿了就到处讨饭。就这样过了四年。牛得草十岁了,看到家境窘迫,他悄悄离开了洧川,跟着戏班子到处走,除了听戏,就是讨饭。时间长了与戏班子混熟了,就帮着干些杂活。

也许是天份,也许有戏缘,小小年纪的牛得草,特别喜欢戏,把这个戏班子的戏看了几百场,几乎都能哼下来。尤其喜欢丑角戏,经常模仿。演丑角的演员叫李小需,已经六十多岁了,看到牛得草憨厚勤快,很是喜爱,时不时给他些吃的,牛得草十分感激,萌生了拜师学艺的念头。为此他回到洧川,征得了母亲的同意,就回头追赶戏班子去了。

见到李小需,牛得草软磨硬缠,留在了戏班子。跑了一阵子龙套,他提出想跟李小需学丑角。因为他看了不知多少遍《大卖艺》,李小需演的地保是个面丑心不丑的人物,以个人的机智为穷人抱打不平,牛得草喜欢面丑心善的丑角行当。年逾花甲的李小需深受感动,正式收了牛得草为徒。从此,十岁的牛得草为了吃饭,也为了内心懵懂的对戏曲的喜爱,正式走上了学艺之路。

牛得草在师傅的悉心教导和严格要求下,起早贪黑的练功,念功、唱功、嘴功、胡子功长进很快。不久,师傅病时,牛得草就登台顶场,唱《大卖艺》。可惜师徒相依为命的日子才过了两年,在那时兵荒马乱的旧中国,戏班子散了,生活失去了着落,李小需在饥愤交困中病情加重,阖然长逝。牛得草葬了师傅,一路流浪回到开封,找到师叔,进了一个戏班子。那时才十二岁的牛得草开始登台,在《辕门斩子》、《柜巾缘》中唱丑角,逐渐有些小名声。

1948年,牛得草进了开封颇有名声的和平剧社,不久当上了挑梁演员,成了台柱子,他演的《借靴》、《赶花船》、《花子拾金》很受欢迎。

到解放初期,在作为河南省省会的开封,豫剧丑角演员中,牛得草的表演已经较有特色了,拥趸戏迷不少。其中有一位八十多岁的铁杆老“粉丝”,叫李春芳,与牛得草颇有交情。李春芳是晚清秀才,知识渊博,牛得草经常向他请教问题,把他当做良师益友。李老先生为牛得草取了响亮的艺名:牛得草,字料足,号饮水。从此,十八岁的牛得草有了正式的艺名。牛得草这个名字伴随他一生,品尽人生酸甜苦辣,历数命运起落荣辱;牛得草这个名字,和以这个名字命名的牛派艺术一起,成为中国戏曲史上的浓彩华章。

有了艺名的牛得草感慨良多,他从旧社会走过来,亲眼看到新社会的变化,他自己由旧社会的下九流戏子,到新社会成为人民演员。他打心眼里感激共产党新中国,在笔记本上写下八个大字:立志成牛,艺为人民。

1953年,牛得草抽调到黄河文工团,成立了豫剧团,他们开始沿黄河工地进行慰问演出。1957年,鹤壁因煤矿建市,黄河豫剧团来到鹤壁市落户,改名鹤壁市豫剧团,牛得草经常在矿区和农村演出。

1963年,经京剧名流袁世海引见,著名导演谢添在河南见到了牛得草,准备把《唐知县审诰命》拍成电影。但是,在那个浩劫的年代,各类艺术受到了极大的戕害。《唐知县审诰命》拍电影的事夭折了,牛得草获“罪”进了牛棚,还大病一场。直到1979年,谢添和牛得草再度合作,才拍出了戏曲电影《七品芝麻官》。随着电影轰动全国,牛得草的豫剧丑角表演艺术,登上了高峰。 

牛得草先生历任鹤壁市豫剧团副团长、团长等职。是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剧协理事,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鹤壁市剧协主席。

矢志不渝打造一部好戏

古人讲“十年磨一剑”,而牛得草为一出丑角正演的传统看家戏《唐知县审诰命》,倾心打造了三十年!

1943年,牛得草向李小需拜师的时候,师傅给他讲过,师爷的拿手戏是《唐知县审诰命》,以丑角为主,可是师傅没有把这个戏接下来,这个戏已经不在丑行,成了老生行当。师傅临终时仍惦念此事,希望他“夺”回来,“货归原主”。

1952年,已经有些名气的牛得草不忘师傅遗愿,经多方打听,得知洛阳有一位叫“狗尾巴”的老艺人演过《唐知县审诰命》这出戏,便赶往洛阳,见到了狗尾巴,诚恳地说明缘由,流露出迫切要求学戏的心情。老艺人知道这是丑行中的拿手戏,爽快地答应下来,一连几天向他传戏。牛得草认真学,详细记,决心把这个四个多小时的老生戏整理成精练的丑角戏,让丑角正扮,创造一个惹人喜爱的清官唐成形象,彻底改变人们对丑角的世俗偏见,以报答师傅教诲之恩。

1953年初,文化程度不高的牛得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整理改编出了第一稿,到处征求意见。三个月后,他又写出了第二稿,长度、情节、主要人物初步定型,终于搬上了舞台。甫一上演,轰动了开封城。几年下来,牛得草演遍了当地城乡,丑角的看家戏终于回来了。

1957年,牛得草赴京拜京剧著名丑角表演艺术家萧长华为师,他不慕虚名,诚心诚意学习萧老的艺术和戏德。通过学习,牛得草心扉大开,对唐成的形象又进行了推敲设计,使人物更具有戏剧性。1959年牛得草晋京参加建国十周年汇报演出,亲自请来萧老看戏,在萧老的指导下进一步改戏,大到戏理,小到念状子一个“命”字的发音,近视眼看状子的距离,都作了精心修改。牛得草认真到较真的程度,执著于每个细节,《唐知县审诰命》越改越好,越演越受欢迎。

1963年,牛得草的《唐知县审诰命》迎来了一次难得的机遇。著名电影导演谢添来到河南,见到了芝麻官牛得草,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要把这出丑角正演的河南戏拍成电影。于是两人在郑州一场一场地修改,牛得草对唐成的形象进行了精心的再加工。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唐知县审诰命》越改越有味道了。然而阴差阳错,这出戏被江青一伙打成“毒草”,虽然万事俱备,电影也没能开拍。牛得草上了牛劲,一番争辩,被打成右派,进了牛棚。出来后不让演戏了,让他拉大幕。

1974年,牛得草大病一场,差点偏瘫。1975年转到郑州治疗。他凭着重返舞台的坚强意志,在医生、家人、朋友的帮助下,终于得以康复。一出好戏就这样荒废了十几年。但是牛得草并没有放弃,不管是关牛棚还是住医院,他还在偷偷地默戏、改戏,坚信唐知县还会回到舞台上。

粉碎“四人帮”后,艺术迎来了新的春天,牛得草重新走上舞台,又唱起了芝麻官。此时,谢添也出了牛棚,他专门来到河南打听牛得草下落,急匆匆到鹤壁找到牛得草,两位艺术家再次携手合作。他们共同回顾在十年内乱中的遭遇,深感法制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决定从加强法制建设观念入手,再改这个戏,增加了“诰命打死林有安”、“唐成假受贿”等情节,以及“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等台词。几经修改,直到1979年夏天才定了型,很快拍成了电影,更名为《七品芝麻官》。电影上映后,深受欢迎,牛得草一下子红遍了全国,获得了第四届电影“百花奖”。

从《唐知县审诰命》到《七品芝麻官》,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整理改编出来,到八十年代初走上银幕获奖,它经历了三十年的修修改改,包括剧本、唱腔、表演的修改,不下百余次。每一次修改,都是一次“淬火”,一次升华。牛得草以坚韧不拔的意志,矢志不渝,三十年打造一出好戏,也奠定了牛派艺术的坚实基础。

博采众长开创牛派艺术

牛得草从小家境贫寒,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正规教育。但他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学习借鉴百家之长,形成自己的艺术特色。牛得草十岁时拜李小需为师,入了丑角的门;二十四岁时拜萧长华为师,表演艺术水平大幅提高。解放初期,牛得草所在的开封和平剧社,常有陈素真、常香玉、马金凤、高兴旺、李宪宾等名角前来唱戏,十八岁的牛得草成了这些老艺人的追随者,不停地问这问那,如饥似渴地向名角学习。尤其是名丑李宪宾,很有文化,古诗文信口背出,在戏中运用自如。这对牛得草震动很大,开始下决心读书学习,请了老师学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他不断从京剧、川剧、蒲剧、曲剧、越调、二夹弦等大小剧种中汲取营养。自己唱的官丑,还不断学习民丑、公子丑、娃娃丑、方巾丑、憨傻老丑的表演,借鉴吸收老生、小生等行当的东西,并使之浑然一体。

1979年,牛得草主演的豫剧《唐知县审诰命》,晋京演出获文化部一等奖。同年底,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电影戏曲艺术片《七品芝麻官》在全国上映,1981年获得第四届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戏曲片奖。不久,牛得草的《七品芝麻官》获中国唱片总公司“金唱片奖”。自此,鹤壁市豫剧团声蜚全国,牛得草的丑行表演艺术,以《七品芝麻官》为代表作,形成了豫剧的一个新流派——牛派。

牛派艺术的特点,就是大胆全面地塑造豫剧的文丑、官丑角色。牛得草在博采旁收、广取众长的基础上融会贯通,技艺精湛,唱、念、做、舞俱佳,既讲究程式规范,又力求贴近生活;洒脱雅致,寓庄于谐;既有大家风范,又有乡土气息。

在唱腔上,力求明朗轻快,抑扬顿挫,从京剧、川剧、昆曲、黄梅戏、山东柳琴以及河南的曲剧、越调、二夹弦等剧种中学习借鉴,兼收并蓄,形成了大本腔带有后鼻音、声润字清、活泼大气、俏皮风趣的牛派唱腔艺术特色。尤其注重念白,大贯口更是语速迅疾,字正音圆,声声入耳。

在身段上,学习吸收川剧、京剧、蒲剧丑行的表演技艺,融会到豫剧丑行表演当中,通过“晃帽翅、甩小辫、动胡子、耍扇子、挽袖子”等夸张幽默的外在表演,成功塑造角色人物内在心理和性格,产生了灵动利落、幽默活泼、憨纯清秀、刁钻猛狠的牛派丑行表演身段。

在脸谱上,独具匠心,针对不同性格的人物,勾勒出不同的特点,贴切生动,惟妙惟肖,各具风采。尤其官丑的“豆腐块”,画的方方正正,丑中含威,正气凛然,别出新意。

在艺术表现上,一改传统戏剧丑角卑琐逗笑、插科打诨的配角形象,大胆突破角色限制,用丑角扮演正面人物,以机智取代卑琐,以诙谐幽默取代低俗搞笑,以独特的唱腔身段塑造正面主角人物,取代传统俗套、调剂气氛的丑行小角色。寓庄于谐,滑稽而不落俗,夸张而不荒诞。体现了“丑角不丑,形丑神美,美中有乐,乐中回味”的艺术特色,在给观众带来笑声的同时,让观众从笑声中受到教育,得到启迪。

牛派艺术把豫剧丑行表演艺术从小行当、小角色、小配角、小戏码,推上了豫剧舞台的核心位置,独领风骚,成为剧团不论在剧院还是在农村,都能挂头牌、挑大梁、挣效益的台柱子。牛派艺术的这些特点,在《七品芝麻官》一剧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七品芝麻官》中的知县唐成,以其轻松幽默的喜剧风格,质朴亲和的平民色彩,炉火纯青的表演技巧,成功塑造了刚直不阿、百折不挠、机智勇敢的封建社会清官形象,“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是封建社会清官从心底发出的呐喊和心声,流传三十多年,至今仍然脍炙人口。在当今社会,这种精神契合了党的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不仅没有过时,对新时代的共产党人,仍然具有教育意义。

如今,又好又快发展的中国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空前繁荣发展,百花齐放成为持久新常态。有着良好基础的牛派艺术,一定会在牛派弟子们的努力下,跟着实现中国梦的步伐,迎来传承发展、不断光大的新局面。(作者:杨剑卫  鹤壁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鹤壁网_鹤壁市广播电视台网站)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